各式同人作品集中地
以特摄同人为主
「写我想写的是美好时光」
 

万圣节纪事【双红】

*迟来很久的万圣节贺文

*开头一句其实是某人的作文作业

*结局其实会给人莫名其妙的感觉

*是糖还是什么,作者也在思考

*圭一郎的梦境在某方面映射他的现实,也可以说没有







热闹过后,我却感到寂寞。夜野魁利心想。


在那万圣时节,几乎有人打扮成各种不同于往常的模样,投入随处可见的庆祝活动。


此时已入夜,翘班近乎成瘾的魁利偷以鲁邦红的妆扮离开Jurer,一个正巧被GSPO几位包场的餐厅——魁利决定有几分钟讨厌高尾诺埃尔。


魁利走在路上,鲁邦红的打扮给他很好融入人群的机会,每个人如此欢乐,也如此没有怀疑他真的是鲁邦红这名传说的快盗。


——当然更无人知晓,他其实不想过万圣节,在他童年时,他哥哥已占了他生活中的大部份,不论怎样的场合、怎样的节目,处处都有兄长存在的痕迹。


——这是没有兄长的第二年万圣节。




不可思议的是,当魁利看见前来餐厅庆祝万圣节的GSPO成员们中没有那热血警察出现,他内心的某处却感到一股喜悦。


——原来他也不过万圣节的!


试探性的询问过后,在每个人陷入万圣节狂欢后,魁利就轻巧的溜出现场,人们已无注意到他,就算注意到也好,魁利也不在乎他们想法。




融入人群,然后悄然的离去,惊鸿一瞥,人们只记住有人打扮过鲁邦红。







在GSPO日本分部内,朝加圭一郎独自一人投入工作中,这时他所待的楼层除了他已空无一人,包括吉姆在内的成员们,都已在诺埃尔的带领下前往Jurer过万圣节,只有圭一郎自愿留下替代留守人员留守日本分部。


没有人敢问为何他要留守。




对于圭一郎来说,万圣节什么跟他无缘——出身于大多时候是过日本传统节目的家庭,除非学校的活动,他也不会去关心一年才有一次的西洋节目。


——事实上,他脑中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想。




“Trick-or-treat!”




圭一郎还没回神过来,头上竟下一场糖果雨,一颗颗落在他身上,滚落不止。


他应知道的,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可恶的快盗!!!”




果然迅速转身,他就见那熟悉的红色身影正往后退,脸上的笑容竟是嚣张的过份,过分到圭一郎忍不住恼火,如往常般的执行职责去逮捕鲁邦红。


鲁邦红只是揶揄的笑了,手提着似乎是原来装糖果的南瓜灯,轻易的避开他攻击后飘忽而离开办公室。


圭一郎连忙追去,外头走廊一片漆黑,仅剩的是微弱的紧急照明提供给他方向——鲁邦红竟逃着甚快!南瓜灯竟那么遥远…




圭一郎仍然追下去。




漫漫长途,南瓜灯竟成了他所追逐的,这世界唯一的光。


这时候,他应查觉到不对劲,GSPO不止他一人在留守,还有若干警卫部的成员,但他没有感觉到。


直到他像是踩到陷阱般的跌落…




在他坠落的那刻,圭一郎竟看见他追逐的人面貌——




“Trick-or-treat!”




魁利正笑盈盈地对他开口,在他醒过来的那刻。


圭一郎愣愣的看他,手提着装满糖果的南瓜灯,打扮竟像那位红色快盗——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打扮成鲁邦红?圭一郎如此心想。




“你怎会在这?”他问。


“我让诺埃尔打给门口的警卫,让他们放我进来。”魁利的回答不出人意料。




南瓜灯正在魁利手中摇曳着,圭一郎突然笑了起来。




——已经不重要了,不论梦境还是鲁邦红。




寂寞的两人终于有机会待在一起。




从南瓜灯取出几颗糖,放入口中,甜腻腻的滋味散布开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味道,魁利说是透真最近开发出来的特制糖果,仅限于万圣节。


圭一郎放下不是紧急的工作,再吃下几颗糖,甜腻腻的滋味已不见,取代而之的是难以言喻的味道——魁利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说是不擅长做菜的初美花无意间做出的。




“那你的糖果呢?”




像滚珠似的,如玻璃糖剔透的糖果滚在圭一郎的工作桌,魁利的糖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一颗、两颗的滚来滚去,就像先前的糖果雨,掉落下来,不曾停歇。




圭一郎只抓住一颗。


吃下去,不是糖。




苦涩滋味,弥漫开来,最后还是有糖的甜蜜。


看来是一种包着苦衣的糖果,我不曾吃过。圭一郎想着,为何魁利会做出这种糖?




“魁利。”




南瓜灯内已空。


圭一郎看下沉默的魁利,开口说的不是他想问的。




你的糖果很好吃,他说。




“小圭。”




魁利喊了专属的昵称。


然后——




南瓜灯落地。




“Trick-or-treat!”




诺埃尔率领着一群同事闯入办公室,然后他们却错愕起来。


理应在办公的朝加圭一郎已不在现场,地上遗留着散落一地的糖果⋯⋯




以及,倾倒一旁的南瓜灯。




“这是恶作剧吗⋯⋯?”诺埃尔呢喃着。




无人解答。






最后。


两人还是回来了,只是没有任何意愿去回答他人的问题。


在万圣节的那天发生什么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完〉




查看全文

【征求画手书的画手】〔征求双红同好的画手〕

如题。

征求画手,能画手书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剪辑成影片。

手书内容请参考http://moon8207101993.lofter.com/post/1d8cbfef_12d69338(我的文)


占TAG致歉。

如果没办法弄成影片也没关系,我想要的仅是手书图。

查看全文

【轻微恶搞向】[夜朝]灰姑娘是快盗?!(大纲)

*童话世界梗,灰姑娘为主

*他们会折腾几次才会离开童话世界

*目前只是大纲



快盗警察们卷入僵格拉无意中造出来的童话世界,参考被他施法的倒霉人士们想法制造的。

魁利变成灰姑娘,碰到变成老鼠的透真。

商量过后,“灰姑娘”只能向星空祈求仙女下凡。


仙女登场了!竟是咲也。


咲也是仙女所以什么都知道。


他告诉他们,百合组分别是国王与王后。


而圭一郎却成了王子。


⋯⋯⋯⋯


折腾许久,因为仙女不是专业的。


另一方面,


国王与王后却在伤脑筋。


因为王子竟遭到诅咒而沉睡,需要仙女口中的“公主”解咒。


但,没有公主——就算有她们也不敢拉来给圭一郎解咒。


她们揍了仙女——咲也表示剧本是这样写的。


仙女手中有剧本,什么都写了但只有仙女看得懂。


索性,她们办场宴会拉人吧!这样魁利等人也能混进去。


老鼠终于变成人。


魁利只能穿着女装到宴会。


理所当然,仙女开口说能解咒的只有魁利。


但,魁利不是公主啊⋯⋯只能解一半。


解一半的圭一郎只能清醒一小时再沉睡一小时,不断地重复。


唯一的方法是让魁利变成邻国公主。


但邻国发生一件大事:

皇后竟是女巫,抢走了邻国国王的王位成为女王。


诺埃尔竟是女巫。


仙女开口说:只要这位女巫能承认魁利是公主,就能解咒。


他们只能千里迢迢来到邻国。


偏偏女巫却不见了,她出走去找改变性别的魔药——咲也没告诉他们诺埃尔是真的性转了。


就这样,再折腾许久。


终于找到诺埃尔(女),她坚持要找到魔药,不然不承认魁利是公主——后来,他们才知道她之所以会坚持是因为她不是普通的女巫,她是魅惑的女巫。


再度折腾许久。


诺埃尔(女)终于变成诺埃尔(男),女王变成国王,他才承认魁利是公主。


圭一郎终于解咒了——但,童话却没结束。


王子和公主必须要成婚。


但,婚礼真的只有仪式吗?仙女又开口⋯⋯


婚礼必须要真的全部进行下去。跟常人结婚日一样。


潜台词让所有人都听懂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仙女狂笑起来,他竟变成黑暗魔女,从一开始,咲也被僵格拉控制了,也是他暗中对圭一郎下诅咒。


僵格拉透过黑暗魔女之口告诉他们:

除了上述方法外,只有杀死魔女的方法能离开童话世界——但作为代价,咲也真的会死去。


他们只能这样进行下去⋯⋯

查看全文

【双红】微小说系列04

*為慶祝10/10的雙紅日

*發晚了請見諒




〈Adjust(適應)〉




「小圭,我愛你。」

朝加圭一郎適應了夜野魁利每天的告白,

實際他沒有。






〈Boredom(無聊)〉




夜野魁利無聊的蒐集跟巡邏一號相關的報導,

美其名曰「蒐集情報」。






〈Connivance(默許 / 縱容)〉




圭一郎口口聲聲說魁利不要再繼續叫他小圭,

但他們的好友們認為圭一郎正縱容魁利對他摟摟抱抱。






〈Despair (絕望)〉




絕望降臨於小圭/魁利在魁利/圭一郎面前死去的那刻。






〈Envy(羨慕)〉


魁利羨慕著警察們看過小圭性轉、女裝的模樣。



〈Faith(信任)〉




巡邏一號信任著魯邦紅能替他拯救其他人,

但魯邦紅卻想背叛信任,

因為他只想拯救巡邏一號。






〈Game(遊戲/比賽〉




魯邦紅和巡邏一號正進行著他們的遊戲,

輸了的人要乖乖躺著接受服侍。






〈Habit(習慣)〉




快盜們和警察們早已習慣魯邦紅和巡邏一號彼此的追逐。






〈Konwing(會意)〉




巡邏一號意識到魯邦紅的自毀傾向(欲自我犧牲),

他嘗試去抓住他。






〈Pride(驕傲)〉




巡邏一號決定要把魯邦紅的驕傲踩在腳底下,

魯邦紅決定遵從他想法躺在他腳底下。






〈Island (島)〉




兩人困在島上一起生活一段日子,

最後其他人發現之後歸來的兩人總是躺在一起。

查看全文

沙雕脑洞设定一则[双红]

*因为非常沙雕所以有可能不会成文

*当然我也有很多沙雕文和脑洞等若干

*提醒:此处僵格拉是人类,长相怎样请自行想像

*警告:地下界人士(全部)都不在好人范围内





穿着白西服,恍若翩然公子——

但他不是一般富家子弟,而是地下界知名的拍卖师。

然而,在某场宴会上,他却被某人杀害了。


“凶手是何人?”外表一本正经不适合地下界的〈侦探〉朝加圭一郎,受理这不能公开的谋杀案。


“事情变得更有趣起来——”传说大盗的后代,〈快盗〉夜野魁利,被受邀出席宴会,关注着侦探。


“快点解决这麻烦!”〈黑手党公主〉早见初美花,曾是被害人追求的对象,带些任性的指使。


“请尽早让初美花小姐脱离嫌疑。”〈财团大少爷〉阳川咲也,是初美花目前交往的对象,慎重的请托。


“我最恨的人是他⋯”〈宴会大厨&复仇者〉宵町透真呢喃,他未婚妻疑似被害人所杀害。


“我奉命负责监视他。”〈监视者&杀手〉明神司自述,她被某人派来执行任务。


“你们说我嫌疑大吗?”〈宴会主人&说书人〉高尾诺埃尔微笑地看某人。


“早点解决、早点结束。”〈黑手党Boss〉东古拉尼欧。


“遵命,Boss。”〈黑手党副手〉迪斯托拉。


“哟,你竟会来找我,大侦探先生。”〈毒医生〉歌修。





每个复杂的人与关系,经历其中的侦探先生该如何解决案件呢?


查看全文

【双红】微小说系列 03

*题目有网路上找来的,也有自创的






〈矛盾〉




魁利和鲁邦红是同一个人,但魁利爱上鲁邦红的敌人。


圭一郎和巡逻一号是同一个人,但圭一郎爱上巡逻一号的敌人。






〈最遥远的距离〉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魁利能靠近他,但鲁邦红却不能靠近他。


两者存在的差别是他与圭一郎之间中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朋友〉




魁利和圭一郎在所有的人们眼中,他们是朋友。


但,他们都知道彼此不是朋友。


他们是恋人。






〈瘾〉




一次次看着巡逻一号被他惹火,鲁邦红的笑声如此轻脆,咯咯笑了起来,任凭着他追逐上来,继续被他调侃与调戏。


这是他无法戒掉的瘾。







一次次被他惹火,巡逻一号依然如往常般追逐着红色快盗,然后继续被那人调侃或调戏,内心却暗暗愉悦那人眼中只有自己。


被鲁邦红注视,是巡逻一号无法戒掉的瘾。






〈Bad Ending〉




所有人都死去了,仅剩他们存活。


一个成功继承大怪盗的力量,成为永恒的红色快盗。


另一个也因为鲁邦力量影响,成为永远的红色骑士。


他们相爱,却因为死人而受到诅咒——永生。


永生于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所有人存活下来,只有他们死去。


一个死于使用力量毁灭僵格拉,是红色快盗。


另一个也死于消灭鲁邦力量时,是红色警察。


这是使用(消灭)力量的代价——彼此的生命。


死亡于他们两人诞生的世界。






〈凝结的时间〉




圭一郎始终没得从那凝结的时间拉回红色快盗。







魁利始终后悔于让红色警察的时间凝结于救他的那刻。






〈事实〉




快盗与警察一行人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红色快盗与红色警察深受彼此的影响。






〈金丝雀〉




圭一郎就算被囚禁,也不会是属于鲁邦红他的金丝雀。






〈时空穿越〉




为了挽回救他而死去的圭一郎,魁利使用鲁邦宝藏的力量逆转了时空,不断的穿越,不断的尝试救回他。


数次挽救,数次死亡,数次穿越,没有尽头。


——直到,魁利替圭一郎死去。







为了挽回救他而死去的魁利,圭一郎抢走鲁邦宝藏的力量逆转了时空,不断的穿越,不断的尝试救回他。


数次挽救,数次死亡,数次穿越,没有尽头。


——直到,他想替魁利死去的那刻,突然想起自己曾因此死去。




圭一郎选择在彼此死去的那刻,停止彼此的时间。


他们没有办法再穿越。


同时,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再看见他们。


他们只能穿越“他们时间停止”的时空。






〈欺瞒与信任〉




圭一郎信任着魁利,因为他爱他。


魁利欺瞒着圭一郎,因为他爱他。


他们的爱情跟“欺瞒与信任”同时存在着。

查看全文

【双红】微小说系列 02

*题目除了第一条外都是网路上找来的






〈好感度〉(注意:夜朝)


当夜野胜利刚认识朝加圭一郎时,好感度:普通。

当胜利与圭一郎交谈或互动之后,好感度:知己。

当胜利知道圭一郎是弟弟男友后,好感度:负数。

当胜利不小心看到弟弟两人XX行为之后⋯⋯⋯⋯

从那天起,胜利对圭一郎的好感度——只剩复杂。



〈传说〉


众所皆知的都市传说是,快盗横行的地方会有警察会出现。

偶尔知道的都市传说是,银色快盗和金色警察是同一个人。

鲜少知道的都市传说是,红色快盗和红色警察他们是一对。

——咦?你说怎会有人知道呢?嘘⋯有时候会有人不小心看到他们亲密的接触。



〈骨骸〉


这是得到力量所带来的诅咒。

回想过去当初和警察的冲突与接触,已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不曾随时间变化的魁利露出悲哀的微笑,抚摸着早已不复那人模样的骨骸——

白色骨骸与白色液体难以分辨。



〈下午茶〉


红色警察一脸不满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有类似那人笑容的红色快盗服侍着他,进行不可思议的下午茶。

——他不该被那跟魁利相似的笑容所迷惑。

圭一郎在这幻境中如此心想。



〈黑玫瑰〉


手握染黑的玫瑰,轻轻放置被打昏的红色警察身上,红色快盗露出微笑,看着玫瑰融入那人体内。

就这样,小圭永远是属于我的了。他想。



〈光与暗〉


在光与暗交错的时刻,夜对着他的朝开枪了。



〈面具〉


每个人都戴着面具。魁利是如此,圭一郎看似不是但也是如此。

圭一郎想解掉鲁邦红的面具。

而魁利正尝试剥掉一面正经的圭一郎面具。



〈堕落〉


魁利错愕的看着那人的残忍笑容,如昨日的温暖相似,但没有丝毫的情感。

僵格拉所设计的幻境,使那人崩溃,“圭一郎”早已不在了。

取代的是,身处比他更深沉的幽暗,冰冷又残忍,毫无留情的非正义青年。



〈双重人格〉


“我爱你。”魁利像猫黏着他。

“我爱你。”鲁邦红一边束缚他一边调戏他。



“我爱你。”圭一郎慎重认真地告白。

“我爱你。”巡逻一号一边逮捕压制他一边贴耳说道。



〈黏稠的液体〉


遍布的液体,圭一郎感到黏稠与温热,只好用手擦拭。

不是红的就是白的。

他唯一能做的不是继续就是清理后果。



魁利有时讨厌黏稠的液体,除了特定的时候或是白色的。

查看全文

夜朝:吐花症(梗、片段)

*或许有私设

*大纲:因为“花”才掉马

*本来要更有草稿的养成游戏那篇,但突然想到要弄这

*作者挖坑成瘾,请勿期待看见完结什么







喉咙发痒,吐出的不是他以为的鲜血,是与他快盗衣裳相衬的血红蔷薇。

不成样的蔷薇落下,一片片散落布满房间地面——


幸好这里不是他伙伴们一起待的Jurer,不然他们会为此担忧。魁利如此心想。


花瓣血红得令人心惊。


忍下呕吐欲望,把花瓣扫成一团团,才用手机调查为何吐花。



我会死吗?

红色快盗止不住花朵和花瓣于口中掉落时如此心想。


幸好僵格拉把其他人引到其他地方——


“鲁邦红————”


终究还是被人看到了,他吐花的过程。


看到花一朵朵于地面盛开,圭一郎停下脚步,在不远的距离愣愣地看花于那人口中掉落⋯⋯


红色快盗好似害怕什么,圭一郎没来得及再接近他,就这么看着他再度逃离,空留余地散落着血红蔷薇。


快盗忘了提醒圭一郎,不能碰触地面的蔷薇。


蔷薇诱惑了圭一郎,最终于他手中散开。


等诺埃尔感觉到不对劲(他没看见魁利与圭一郎,以为他们在打架)跑过来时,圭一郎正好在他面前吐出一朵花。


白蔷薇于血红花瓣中绽放。




“这没办法了吗?”初美花悲伤的询问。

“是的,吐花症——”诺埃尔欲言又止,最后才开口:“会透过花瓣传染的,圭一郎他正好被魁利传染到⋯⋯”

“也是说,那热血警察会赴上魁利的后尘⋯⋯”透真也无法再说下去。


一片静默,直到帮忙看守魁利的小古匆匆飞下来——


魁利不见了。



花一直被吐出,不敢离开病房的圭一郎只能任凭纯白带些血丝的蔷薇不断掉落。

他知道谁能救他,但他不信自己能被救。

直到他看到——


“魁利,你怎会在这?快出去!”他吼道。


魁利没离去,他逐渐靠近。


圭一郎恐惧的想远离,最后发现————



熟悉的血红蔷薇。















查看全文

突發性梗:養成遊戲突然成真怎辦呢?[夜朝]


既然養成梗有點重複或類似了(我似乎在這tag看過舊文,沒更完的又坑的⋯

那我加點變化吧!

(當然也有可能撞梗)




朝加圭一郎奉命(其實是高尾諾埃爾的委託)參與有點荒唐的計劃,單身漢要養成遊戲中的孩子:夜野魁利。

魁利是很可愛的孩子,要好好保護或照顧他喔!

就這樣,養啊養啊(遊戲世界時間不同)養到一定年齡時,圭一郎發現自己好像養錯方向了————

「我要成為傳說中的魯邦紅!」

「我要成為快盜!」

他如此堅決的說道。

他明明是被負責追捕快盜的警察所撫養的!


雖說如此,被心理傷害的圭一郎,還是繼續養成⋯⋯


直到魁利突然不見了,遊戲也不久之後就消失。


失落的圭一郎,在追捕僵格拉的行動中不慎被攻擊⋯⋯


在那瞬間——

魁利竟出現在現實?!







*私設:諾埃爾隱瞞快盜身份,快盜們沒開餐廳與警察們有所交往

查看全文

第一章04


于他耳边回荡着无人听见的呢喃,源自于那黑暗的血脉,正叫嚣着要把那人独占。


“是他。”


命中注定,属于他的人。

但朝加圭一郎不想这样做。

他是洛尔王国的骑士团团长,背负着沉重责任,要带领所有骑士团成员们。

“这是我的责任,不能任凭自己的欲望。”

坚持下去吧,圭一郎。

他如此这样对自己鼓励。


然而,他还是有短暂瞬间任凭着自己的欲望。



夜野魁利的心正怦怦乱跳。

这世界真的有能聆听愿望的神吗?就像不可思议的物语似的,那位年轻的团长竟选择自己成为他专属的随从骑士。

无法停止,也不想停止,那颗因为太过于接近执着成真而兴奋的心。


怦然心动,不是爱情啊!是某个崭新未来的预告。

为了未来,他要一直接近着眼前的团长,他要争取那位团长的心。




无人知晓,他们未来将会为此产生重大影响。





王子与骑士的恋爱骚动,就这样揭开序幕。












































*各位可能觉得少了什么,下章会补叙

*更新不定,详细可阅01

查看全文

【夜朝夜】王子与骑士的恋爱骚动 03


这是场乱战。

也是属于骑士们的盛宴。


夜野魁利堪堪避过欲投机取巧者的攻击,顺势把那人踢入淘汰深渊。他找不到本跟他一趟的透真,而透真也是如此,他轻巧地踏在某人的肩膀上,顺手把他先前认错成魁利的对象丢去淘汰区。


这是洛尔骑士团的入团考试,竟跟往年不同——


宵町透真挑挑拣拣的好似厨师在菜市场上挑剔菜叶般的,迅速让数人消失于赛场中。

理所当然,这样的透真吸引位于裁判台上的咲也注意。


阳川咲也正是制造这场混乱的罪魁祸首。

临时被上任的骑士团三席,只有少数人知晓,他其实不是透过常人所认知的正常渠道进入骑士团——他原是征伐魔龙归来的骑士团偶然经过的村落里的弃婴,当时的骑士团团长在一场灭村大火过后的教会废墟中发现他。

虽后由教廷出面收养他、替他取名——但,这些也没给咲也带来好的生活。


失去狮子皇时代的荣光,也没有那时第一任教宗“凯普敦‧玛贝拉斯”的传承,教廷早已失去应有的威信,残留下的仅仅是人民们微弱的信仰,不足以让教廷于这魔兽横行的时代生存,最后也只能堕落到依附各国皇室,附和着他们的荒唐婚约与行为——当然,这些仅有少数高层人士才知晓的。


阳川咲也就这样碰碰撞撞的成长,在教会的“荣光”下,诸多上教会的人们还以为他会成为其中一员的时候,他竟进入洛尔骑士团里了!

除了当时的骑士团成员们,没人知道咲也是如何成为骑士团的一分子。


混战仍正继续着,透真总算找到像猫一样敏捷的魁利。

由于本来的第三席不见了,咲也临时上位的关系,导致所有参与骑士团入团考试的人们其实毫无心理准备——本不知道正式的入团考试是怎样的咲也,出人意料的举办一场混战。

包括魁利、透真,没人知道咲也是怎样的想法,本来打听好考试内容的侯补骑士们也因此失去先机,卷入一场足以显示他们真正实力的混战。

对魁利来说,这件事其实对他有利——前两天才来洛尔王国的他,无法像其他人能打听到原先考试内容,也无法像他们准备好作弊还是怎样的功课,所以他对这场混战喜闻乐见,何况是这些实力不行的人们哭丧脸的模样更令他愉悦。

透真看了魁利一眼,心里暗暗叹气,但手下也没有停止替魁利掩饰的动作——魁利恶趣味的替他所淘汰的人士们施了魔法,看来这些“说谎”的人要有段时间是身处于恶梦中。


咲也把所有的一切映入眼中,最后面带爽朗笑容,宣布入团考试的结束。


每个参与考试并通过的侯补骑士们几乎都摊在考场上,咲也的笑容竟给他们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似眼前的人是他们不该招惹的对象,而透真与魁利是少数能站立的,他们看着那位不具名的考官,内心竟有些许不祥预感。


“咳咳,恭喜各位通过本骑士团的入团考试。”咲也自我介绍:“我是三席的阳川咲也,是负责解释本次的侯补骑士们的最终选拔——”


骑士团的职位有不少区分法,较通俗点的有刚进入的侯补骑士、进阶点的实习骑士,还有正式骑士,但洛尔骑士团的系统除了通俗区分方式,也有属于不同派别的师徒型带人方式——通常这些骑士是被算入正式骑士的一员,没有记入侯补骑士或实习骑士里,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些骑士身上有契约魔法的,这魔法的性质是不容许背叛。


魔法是神秘的,怎样都有。


正如透真与魁利的不祥预感,笑咪咪的咲也很快把透真从魁利身边带走,当然也有部分侯补骑士跟透真一样被其他在场的前辈骑士们带走,剩下的萌新骑士们只能面面相觑,等待着还没到来的二席(副团长)和首席(团长)——听说二席会带他们到骑士团驻地。


就这样,内心略有不安的魁利也只能等待着属于他的命运到来——




TBC

查看全文

[論壇體+文][夜朝]不好了!太陽不見了了了了!!

*此文背景請參考作者的前一篇

*開頭可能沒什麼CP、故事性




樓主「沒有太陽本天使恐慌」


如題,太陽他不見了,該怎麼辦呢?



#1

沙發⋯⋯等下,不見的是太陽,不是那輕浮愛偷懶的月亮?


#2

這是二樓沙——不不不⋯太陽真的不見了嗎?


#3

正義天使她去找太陽了,我記得好像要到交班的時間


#4「一直休眠狀態的天使」

太陽那傢伙真的不見了嗎?月亮在哪?


#5「保持衝勁十足的烈焰天使」

我好像沒看到月亮⋯


#6「保持冷靜沉著的司書天使」

[#5]你當然看不到月亮,因為你和他的權能天差地別


#7「保持衝勁十足的烈焰天使」

[#6]我當然知道,但我現在是在〔坐標〕裡,沒看到月亮,只看到星星們:有天龍、天狼、天秤等等,就是沒看到月亮那傢伙


#8「不是正義女神是正義天使」

[#7]等等,連月亮也不見了?


#9(樓主)

沒有太陽本天使恐慌,連月亮也不見了本天使更恐慌


#10

不會吧⋯⋯月亮不見了,那,剛剛是誰操控著月亮權能?



《這是故事》


很久以前⋯

在魁利有記憶開始,他是司職月亮權能的天使,每個人都稱呼他為月亮。


『沒人知道他是否真的想成為月亮。』


「月亮」總是一個人,雖有「星星們」一起,但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星星們不是每天夜晚會出現的,


只有月亮西落,太陽東昇的時候,「月亮」會看見「太陽」。


『沒人知道太陽與月亮如何交匯的,除了隨處可見的生命與死亡。』


司職生命的咲也為了「誕生」,不分晝夜,來回穿梭——只有司職死亡的透真能理解的,咲也的疲憊。


當生命誕生的喜悅,同時帶來死亡陰影的那天,透真和咲也他們看見太陽與月亮的交匯。


“這是日蝕!”天使們聽見人類如此大喊大叫著。



『大家總是恐懼著未知。』







TBC

查看全文
© 骑士渡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