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式同人作品集中地
以特摄同人为主
「写我想写的是美好时光」
 

〔梗〕HP+召唤师AU:魔法学校的召唤师们【主双红】

*创梗成癖的作者请注意拍打无用,因为作者更新随意

*作者爱挖坑但每个坑都有可能会更

*此处是HP世界,但多了“召唤师”与“契约兽”


*年龄调整有

*四大学院都有角色



朝加圭一郎【Gryffindor】


夜野魁利【Gryffindor】


高尾诺埃尔【Beauxbatons的转学生,Slytherin】


宵町透真【Ravenclaw】


明神司【Ravenclaw】


早见初美花【Hufflepuff】


阳川咲也【Slytherin】


东云悟【Slytherin】


夜野胜利【Hufflepuff】


大平彩【Hufflepuff】


一之濑诗惠【Hufflepuff】


赤来末那【Ravenclaw】



故事将以圭一郎、魁利的六年级生活为主线,牵涉诺埃尔成为Hogwarts学生的真正目的,还有召唤师的契约兽问题。


以下是文或设定:




夜野胜利是男学生主席,但他不曾当过级长;当过级长的是透真与彩,也是他们熟识的契机,之后成为一对男女朋友——三人都同年级。

诺埃尔转学过来时是四年级,负责照顾他的是同年级的东云悟,但他们不同寝室;跟诺埃尔同寝室的是咲也,当时三年级,所以他们很要好——这也成了悟跟咲也认识的契机。

圭一郎与魁利同一寝室(只有他们两人),但一开始他们没住在一起——住在一起的原因很复杂。

圭一郎成为级长的那年,第一次使用级长浴室是偷偷带魁利去的,当时魁利披着隐形衣——他从万应室找出来的。

司是圭一郎家的邻居,所以他们一开始就认识。

诺埃尔擅长炼金术,导致寝室到处有炼金术的产品——咲也总是不幸中招,之后他会用魔药反击。

咲也擅长魔药学与黑魔法防御术,他经常做出千奇百怪的魔药——圭一郎与魁利同时中招过一次,导致一场事件发生,改变他和魁利的关系。

召唤师不是人人都能的,但必然是化兽师。

赤来末那曾对圭一郎告白——但圭一郎当时不是圭一郎,因为咲也的魔药问题。

诗惠因为爱好而认识司,她们要好的令初美花嫉妒——后来好多了。

咲也曾对初美花一见钟情,于分院仪式上,但他们还是选择做朋友。

魁利本来喜欢黏着他哥,但某件事的发生导致他和他哥的疏离,以及一开始跟圭一郎的关系不好。

当然,他们也因为另一件事成为朋友——但也没改变魁利与胜利的关系问题,圭一郎因此成了两兄弟的中间人。

悟曾分别和圭一郎、魁利成为课堂上的搭档。

透真在活米村买了房子,打算毕业后就和彩成婚并开一家餐厅,每个人都有资助,除了魁利,他是和圭一郎一起合资给透真的。

圭一郎与魁利差点缺考普等巫测。

成为召唤师是四年级时确定的。

每个人都以为圭一郎的契约兽是狗、魁利的是猫,但其实不是,因为没人知道他们当时已经非法成为召唤师一年。

魁利一开始以为圭一郎性格跟他哥一样,但后来确定实际不是。

司和悟认识的契机是,级长包厢的第一次集合。

没人知道诺埃尔的契约兽是怎样的生物,只知道咲也的称呼其为Gooty。

圭一郎与魁利的课程表是一模一样的。

Hogwarts有谣言指出,圭一郎与魁利毕业后会结婚,胜利听到时义正辞严的反驳,但没人相信其反驳。

查看全文

〔主双红〕连结一切的气味[ABO向]

*今年最后一篇文!

*作者写太久导致脑洞⋯⋯

*别期待太多

*私设有




05




不曾遗忘,最初的见面。


在那冰冷的、充满液体的仪器里,沉睡的那人,甦醒过来的那刻。




那刻起…







当黑人上司说出令人错愕的事实开始,夜野魁利就感觉到他所身处的空间气氛更为僵持。


没人想到,阳川咲也说谎的背后原因竟是如此,就算是魁利,也不会想到,总是笑嘻嘻的说要追求初美花的青年,竟跟他一样失去双亲——很明显,魁利轻易的察觉到,咲也的双亲跟他意外身死的父母不一样。




『他的父母不是死于意外的。』魁利暗暗想道,『虽然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但…』




魁利看了管理官严肃的脸庞一眼,虽他无法像Alpha一样能闻到任何味道,但他本身也不算是普通的Omega——他能感知到部分的心理状态或偶尔的读心,这是最近才莫名其妙觉醒的,或许是他无法闻到的气味所包含着某东西?




Hilltop管理官身上的是严肃,名叫Jim Carter的机器人是讶异混合紧张——说真的,魁利没想到他也能感觉到机器人的情绪——还有对咲也的担忧(看来他知道咲也的事?魁利想),明神的情绪是吃惊与彷徨,但令魁利感受深刻、最为清晰的还是跟他成对的圭一郎情绪:“惊讶”、“不被信任的受伤”、“对咲也的担心”,还有若干被冲散的先前情绪。


圭一郎好似感觉到什么,迅速抓住魁利的手。




“你…别再感应了。”话语刚落,忽然“轰隆”一声,整个建筑竟在摇晃。




“不好!僵格拉来袭了!!!!”这是附近的叫喊声。


司立刻冲出去,圭一郎急促地叮咛魁利跟着管理官和 Jim去避难后跟随司而去。魁利照做(毕竟不能当着其他人去变身),但他很快跟管理官等人失散。


人们的惊惶导致他们的信息素充斥着强大的负面情绪,魁利一边寻找着变身的空间一边感到窒息,他能力正失控——


“魁利!”初美花紧张地低声叫道,透真也皱眉看着不适的魁利,他们的情绪充斥着担心与紧张,魁利再度感到窒息,负面情绪快把他淹没,令他想对他们大吼说离开他身边,但窒息的感受使他无法开口。


初美花和透真看着快昏倒的魁利,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魁利——”




某人的喊声,使两人回头,却见本应正对付僵格拉的巡逻一号(圭一郎)不知为何出现,越过他们抓住魁利的手,同时竟解除变身了。


不可思议的是,当他们的肌肤接触,魁利身体的不适竟消失无踪。


而作为Alpha的透真也透过气味,察觉到他已经无法分辨圭一郎与魁利两人,就像逐渐和谐一样的频率似的——二合为一。


就算是他们或其他人的情绪也无法影响到魁利。




身为Beta的初美花闻不到氣味,但透過三人的神情感覺到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一件Beta無法理解的事情。




“圭一郎!”巡逻三号紧张中带些不满的喊道,GSPO日本分部已经紧急启动保护装置,勉勉强强抵挡着巨大化僵格拉的破坏,初美花与透真只需一眼就认出那只僵格拉是之前以为被消灭的Burettsu・Arenishika,理应能利用“已被消灭”状态避过警察与快盗们的追捕,却莫名其妙前来攻击GSPO日本分部。


但,对于在场人们来说,更不可思议、更莫名其妙的莫过于圭一郎的反应:他没协助惊惶避难的人们,也没搭理正持续破坏的僵格拉,只是一边凝视魁利并紧握他的手——只有透真知道为什么:圭一郎正用他的信息素安抚魁利。


仔细一想“成对”的伴侣模式,透真发觉圭一郎的行为其实很正常,在这世界中一旦有了成对的伴侣,心态与生理会转变成重视伴侣生命——因为,“成对”相当于说把彼此的生命结合在一起,一旦其中一方死去的话,另一方也无法活下去。


这一点,Beta是永远无法理解的,透真只是知道这常识,他和彩(透真未婚妻)没有进行“成对”仪式。


然而,现场混乱正持续……




“Bonjour!各位好,我是鲁邦X!”




这是突如其来的,全身是银色,如希望般闪耀的银,就这么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不是他们所认知的三色快盗,而是不曾被见过、不曾被记录过的盗贼,自称X的快盗,不知用了什么鲁邦秘宝替他们抵挡下Burettsu的巨大攻击,感觉相当强大过头的银,就这么对他们打招呼,在这银色快盗的皮下是什么呢?不论是快盗还是警察(除了只有彼此的魁利与圭一郎、不在场的咲也)都对他浮起戒备,因为不知道他皮下是怎样的人,只能从声音听出来大概是跟他们年龄差不多的男人。


那个男人像是妖精般的,灵活的避开Burettsu的小攻击,然后变出两种鲁邦秘宝,对在场的巡逻三号开口请求帮忙,司照做了——因为没有快盗,圭一郎不知为何不前来帮忙,咲也又不在场,她能怎么办呢?


Burettsu・Arenishika就这样亡于X Emperor Slash的绝招下。其鲁邦秘宝也落入X手中。




如此轻易地解决僵格拉,如此强大的银色快盗,究竟是何人呢?




当他收回他专属的巨大机械,出现在所有快盗与警察们面前,对他产生戒备的人们不约而同如此想着。


但,下一秒,那银色快盗却当着他们面前解除变身,却是一名快盗装扮的青年,出乎意料的莫过于,这名极具异国绅士风格的他竟不像其他的三色快盗一样——他没有像他们使用伪装的面具,如此坦然地以真面目来面对着警察们。




“你⋯⋯”同样也解除变身的司看着那人,怎样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见那名男子露出闪耀动人的露齿笑容,主动的开口自我介绍:




“初次会面,诸位,我是高尾诺埃尔,是名快盗,同时——也是直属GSPO法国总部的潜入搜查官。我奉命来此是为了协助日本分部的各位处理僵格拉与鲁邦秘宝相关事宜。”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是快盗啊?怎会说自己是警察呢?




“除此之外,我想向大家确认,阳川咲也的下落。”




——咲也(阳川)?那人找他是为了什么?




思考片刻中,透真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没闻到过高尾的信息素——他不是人类?




就在他想到这的时候,忽然异变开始发生!




世界逐渐扭曲变形,透真因此感到一股强烈的晕眩,强忍着不适想环顾四周,却见一名令他感到意外的人物朝着他们走过来——




透真只能确认出,阳川咲也的信息素竟产生剧变后失去意识。











那个从被大快盗破坏的实验中甦醒的少年,已经不是人类了。




诺埃尔眼看着其他人因为那人,阳川咲也,身上的异能纷纷倒下,他没有感到意外,但令他意外的是,倒下的人们不包含本陷入只有彼此世界的朝加圭一郎与夜野魁利——他们也是异能者?不,这怎么可能?异能不是随便说说能出现的!


多亏如此,只有彼此的两人终于清醒的意识到周遭的异变。




圭一郎立即把魁利挡在其身后,防备着朝他们方向走过来的诡异咲也。




“你⋯⋯真的是咲也吗?”似呢喃自语的、带着些许愕然的询问,从圭一郎口中说出,他并不期待眼前的咲也能回答他。


而魁利,曾尝试过感应咲也的情绪,宛如置身噩梦的体验,差点再度暴走的他只得紧紧抓牢具有安慰剂作用的圭一郎,取得强大的安全感后才敢瞧着充满着陌生气息的咲也。




不可思议的是,咲也竟对他们露出笑容⋯⋯










然后,他开口:




“嗨,圭一郎前辈,还有作为鲁邦红的魁利,以及⋯⋯”咲也转向诺埃尔的方向,“该说好久不见,亲爱的诺埃尔,大快盗先生他人好吗?”






这笑容,很显然不是好意的。






他已不是圭一郎等人所认知的阳川咲也。








TBC











查看全文

假设题:“大快盗、热血警察与他们的蔷薇”

*半架空,夜野魁利是“大快盗”的继承者,魁利的哥哥早逝的设定。

*魁利不知为何跟高尾诺埃尔的关系不太好

*配对依然是“双红”

*此题目是随便取的,差点取成Keepin' Faith

*此假设来源:44集花絮照和朋友的聊天





作为传说中的“大快盗”(第二代),夜野魁利,其实一开始是不想成为快盗的。

少年的他自幼父母双亡,连哥哥也在没多久因意外身亡,后来…


在那熊熊大火中,孤儿院的人们哀嚎与非人的狂笑交织,成为属于他自己的噩梦。

他身上有块烧痕,似蔷薇般的烙印,源自于那时残酷的僵格拉,牠“选中”魁利而强行带走到僵格拉的异世界——作为“人偶”,是那只僵格拉所钟爱的收集品,每天被迫给僵格拉打扮成漂漂亮亮给他或其他僵格拉“欣赏”。

在这绝望的世界中,魁利一度渴望着死亡,直到在这地狱中遇到跟他一样的人。


朝加圭一郎,是他在地狱中的伙伴,也是与他相携的希望。


魁利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圭一郎是怎样到这地狱中,只有他们俩拥有类似的蔷薇烙印,只有他们俩是“活人”不像其他人已经是真正的“人偶”。

他们被摆在一起,像是一对相扶相依的情侣,从来没有被分开过,直到那天为止。




大快盗闯入僵格拉们所待的城堡,在偷抢僵格拉宝物的同时,也把他们带离地狱。

其实那时大快盗不知道他们是活人,他只是要把一些鲁邦秘宝偷回来,而圭一郎与魁利两人都是受到僵格拉的诅咒,导致他们外形不像人类而是人偶,大快盗看重人偶的精致为了小诺埃尔而带走他们。

对于他们而言,作为大快盗赠于小诺埃尔的礼物,其实不算是美好的体验——因为太过精致,诺埃尔想把人偶们拆解看看其工艺,如同他练习修复鲁邦秘宝。


——这也是后来为什么魁利不想成为大快盗的原因之一,同时这事也导致他和诺埃尔的关系不太好。

——当然,这事也导致圭一郎重逢诺埃尔的时候,对待诺埃尔的手段比对待快盗们还要狠。



就是因为小诺埃尔要把他们拆了,管家正好发现他们其实是活人。

夜野魁利与朝加圭一郎被分离了。





很多时候,魁利其实不喜欢作为大快盗的身分,在大快盗感觉到他具有“大快盗之才”并把他收养、教他关于快盗与鲁邦秘宝的一切,魁利不像诺埃尔热爱的。

直到大快盗死了。





他成为大快盗(二代)。

他不快乐。


事实上他对于僵格拉没有什么恨意——跟诺埃尔不一样,诺埃尔重要的人是被僵格拉夺走的,但魁利不是。

孤儿院的生活太过短暂,失去父母与哥哥是因为意外,只有圭一郎在他生活留下浓厚的轨迹。

因为如此,管家出手,以他强横手段令魁利不学习完关于大快盗的一切就无法离开大快盗所居住的地方。


最终,魁利只能把“快盗”的面貌与手段彻底刻骨铭心,趁着管家不注意带走鲁邦秘宝收藏书,离开法国…



对于朝加圭一郎而言,夜野魁利是什么?

不会有答案,因为他答不出来。


他只知道,什么都能失去,就是不能失去魁利。


*分隔*





“在这之前⋯你们必须找到少爷。”管家开口:“只有少爷能帮助你们迅速成为快盗、迅速搜集鲁邦秘宝。”

“⋯⋯”宵町透真和早见初美花觉得比起成为快盗,找到那名叛逆少爷反而是个难事。

“我相信你们能找到少爷的。”

蓝与黄只能默默地看着管家所说的唯一线索——


少爷的另一半,朝加圭一郎,他本人的青少年时代相片。


——魁利不曾在大快盗宅邸留下一张相片。

——管家之所以有圭一郎相片,是为了引诱魁利学习“大快盗”的一切。




阳川咲也对早见初美花一见钟情的那天,他正尝试无视着黏糊糊的两人,朝加圭一郎与夜野魁利。


老实说,他其实无法理解魁利除了圭一郎工作与上课,都一直黏着圭一郎前辈——而且,咲也轻易察觉到魁利就算圭一郎工作也没离开他多远⋯⋯简直跟传闻中的跟踪狂一模一样!


他很危险!咲也的直觉如此告诉他。


虽说如此,咲也瞧了圭一郎一眼,内心却有诡异的感觉。

因为,圭一郎前辈他只有魁利黏着他时,才会给咲也像是人类,具有情感的活生生。



所以,当初美花向他们搭讪时,咲也轻易地对她一见钟情——

他欣赏胆气与可爱并备的女孩。



(阳川咲也因为和两人相处的关系,导致他无法像常人只是对可爱的女孩有好感——源自于一个惨剧。)





宵町透真被阳川咲也以新奇的眼神打量时感觉很不爽。





后来,相处久了才明白,夜野魁利和朝加圭一郎究竟给他们带来什么阴影。





很明显的,作为快盗的两人是不幸的。

因为只有他们知道,那两人其实不是在打架,是在调情。

他们很羡慕警察两位,什么都不知道。





初美花曾尝试问过魁利,他和圭一郎的相识相恋过程。

然后,宛如置身于冰境中。


后来,诺埃尔的出现给予他们深入的机会。



*暂且先这样吧*


查看全文

无题(不知道该写什么题目)(只是片段)

*有私设

*偏友情向




当杀死魔王的那刻——

魔王正笑着。



温热的血溅上他脸上,盖兹无法回神。

魔王死了,死于他的剑下。

月读等人正欢呼,受苦受难的时代过去了!世界终于和平!



但,真的和平了吗?



盖兹没有想起杀死魔王后,究竟发生什么事。



等他回神时,他已经被推上宝座上,代替着魔王——



以“救世主”之名。



魔王死了,勇者成为救世主。









“再见。”那个人如此说道,最后一刻,被他杀死前。



这景象终于跟那天他们被迫回到未来的那刻重合起来——

庄吾正笑着,说再见。





然后,命令沃兹“夺走”他们之间的回忆。





沃兹夺走记忆后就自杀了,因为他明白魔王的意思。








直到最后一刻,他在笑着。

拥抱死亡。




他始终没有想起那段记忆,直到他杀了他。




坐在宝座上,孤独的王,正笑着啊。


查看全文

红的告白[夜朝]


*此为重发版,正式加上肉

*还有后续将会有新的标题

*大概:为了调查僵格拉的出没,朝加圭一郎前往他不曾去过的酒吧,结果和魁利⋯⋯






“昨晚,我与那位热血警察上床了。”

当这句话从眼前的伙伴口中说出,透真怀疑自己听力是不是有问题,初美花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噩梦,则诺埃尔——

“你没骗人吧?”他脱口而出的只有这句。

“没有。”

每个快盗陷入长默。



“昨晚,我跟魁利上床了。”

当这句话从眼前的同僚口中说出,司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咲也张大了嘴巴,一句话说不出。

他们正在隐密性较高的居酒屋喝酒,明日放假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也只能接受,唯一没放假的好像是诺埃尔,但他不知跑去哪——他们不知道诺埃尔此时在另一个红面前呢!

咲也总算回神,用“你竟是这样的人,前辈!”的眼神看着圭一郎;至于司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问他为何和魁利上床太过隐私,问他为什么说出来的原因也不好问。

最后,还是圭一郎自己说出昨晚的事情。



走链接:红的告白


(跟群内不同的只有最后一句,但不妨碍剧情)

查看全文

Pocky日[双红]

*本人忘记自己写一半的文,所以后半部是相当奇怪的写法,还有结局诡异风


*讲一下,比赛其实是,请两人快速地、不断地从两边吃巧克力棒的比赛,十五分钟内。


*千万别期望这篇文多好




咬着巧克力棒,喀擦一声,断掉了,周遭的人们唉唉叫。


这是Pocky日的活动。


因为厂商的大手笔,所有的Pocky同好者几乎聚集在GSPO所在的城市,警方人员紧张的调节人力,把人山人海弄成俨然有序。










朝加圭一郎是其中一位——满脸无奈的他因为受明神司所托,被迫休假帮她参加Pocky日的活动,为的是最终大奖:一个非常非常可爱的大娃娃。


可是,当他抬起头看到活动参与资格——他突然绝望了。




“参与资格限定两人参加。”






““为什么是两人?!””






“咦?”圭一郎转头看向跟他同时发出声音的那人,那人有一头似外国人棕发,感觉看起来轻浮,像是一个刚逃学出来的高中生。


“啥?”那高中生——夜野魁利其实不是高中生,他刚成年,有进入社会打滚过,目前就职一家法国餐厅的服务生,来现场的目的:替他打工的同事,早见初美花,抢最终大奖。他看圭一郎的第一眼,有瞬间感觉到眼前的人不是好对付的,跟他哥哥是同类型人物…




是的,魁利跟他哥哥胜利关系不太好,所以离家出走好几年。(但他不知道的是,法国餐厅的主厨与老板,宵町透真与高尾诺埃尔,其实有和他哥哥联络…)




“你,勉勉强强可以跟我一队。”打量过后,魁利矜持地对圭一郎提出组队的邀请。




圭一郎感到很为难,因为他认为魁利是未成年人,但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答应。”最终,他还是答应请求。




两人连袂走向报名台。








“嗯?你们确定要报名?”工作人员一脸狐疑的看着站在她眼前的两位,说真的不是她怀疑,而是因为今日活动从开始到现在,前来报名处的同性队伍相当稀少,少到双手可以数的来。


“可不可以快点处理?”魁利不耐烦的应付。


“抱歉他的态度不好,”圭一郎温和的致歉,然后认真的询问:“请问可以处理报名了吗?”


虽圭一郎态度是如此温和,但工作人员却感觉到寒意,战战兢兢的当著有点困惑其态度怎变了的魁利面前处理。




事后,工作人员回想起当时,肯定的说自己在那人背后看到般若面具,虽说如此,他人还是觉得她是在说笑的。






圭一郎是很温和的人,面对着主持人的询问,只是笑盈盈的回答说他和魁利是好友。


魁利听到他回答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反驳圭一郎的答案,然而在不知情的观众们和主持人眼中,却是一对在闹别扭的情侣——他们不约而同的猜测,是不是朝加君为了增进感情而想和夜野君来参加活动?导致夜野君不想和他以恋人身分来参加。




当然,因为观众们人太多,主持人的涵养很好,导致圭一郎和魁利不知道他们的脑洞竟是如此大。


更不知道,还有人为此在论坛上开贴:




“震惊!竟有同性情侣在Pocky活动上做出——”
















朝加圭一郎和夜野魁利还是低估了Pocky日的活动影响力。














【震惊!竟有同性情侣在Pocky活动上做出——】(节录)






1L


万万没想到竟真的有同性情侣来参加咬巧克力棒的挑战——讲真的楼主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5L


回覆3L


这世界根本不会有好友好到来参加这活动!如果有的话就是属于暧昧期的准情侣!




28L


我蛮好奇谁上谁下…




60L


喔喔喔—第二十根了!竟然没断掉!他们默契度很高




80L


大会纪录最高几根?




85L


回覆80L


25根。




100L


有人数过他们嘴唇碰了多少次吗?在短短十五分钟内。




120L


我好像认识其中一位…












阳川咲也作梦没想到圭一郎学长竟有伴侣了!他震惊的看偶尔刷到的论坛内容。


当然,他没得忍住他的震惊。








很快的,事情传进高尾诺埃尔耳中(至今我们仍不知道GSPO的消息如何传到一位法国餐厅老板耳中),诺埃尔想了又想,还是给主厨和女服务生知情权。






就这样,在当事人两位还不知情、正领大奖的时候,被迫喜当“情侣”,直到很久以后也是如此……


查看全文

万圣节纪事【双红】

*迟来很久的万圣节贺文

*开头一句其实是某人的作文作业

*结局其实会给人莫名其妙的感觉

*是糖还是什么,作者也在思考

*圭一郎的梦境在某方面映射他的现实,也可以说没有







热闹过后,我却感到寂寞。夜野魁利心想。


在那万圣时节,几乎有人打扮成各种不同于往常的模样,投入随处可见的庆祝活动。


此时已入夜,翘班近乎成瘾的魁利偷以鲁邦红的妆扮离开Jurer,一个正巧被GSPO几位包场的餐厅——魁利决定有几分钟讨厌高尾诺埃尔。


魁利走在路上,鲁邦红的打扮给他很好融入人群的机会,每个人如此欢乐,也如此没有怀疑他真的是鲁邦红这名传说的快盗。


——当然更无人知晓,他其实不想过万圣节,在他童年时,他哥哥已占了他生活中的大部份,不论怎样的场合、怎样的节目,处处都有兄长存在的痕迹。


——这是没有兄长的第二年万圣节。




不可思议的是,当魁利看见前来餐厅庆祝万圣节的GSPO成员们中没有那热血警察出现,他内心的某处却感到一股喜悦。


——原来他也不过万圣节的!


试探性的询问过后,在每个人陷入万圣节狂欢后,魁利就轻巧的溜出现场,人们已无注意到他,就算注意到也好,魁利也不在乎他们想法。




融入人群,然后悄然的离去,惊鸿一瞥,人们只记住有人打扮过鲁邦红。







在GSPO日本分部内,朝加圭一郎独自一人投入工作中,这时他所待的楼层除了他已空无一人,包括吉姆在内的成员们,都已在诺埃尔的带领下前往Jurer过万圣节,只有圭一郎自愿留下替代留守人员留守日本分部。


没有人敢问为何他要留守。




对于圭一郎来说,万圣节什么跟他无缘——出身于大多时候是过日本传统节目的家庭,除非学校的活动,他也不会去关心一年才有一次的西洋节目。


——事实上,他脑中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想。




“Trick-or-treat!”




圭一郎还没回神过来,头上竟下一场糖果雨,一颗颗落在他身上,滚落不止。


他应知道的,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可恶的快盗!!!”




果然迅速转身,他就见那熟悉的红色身影正往后退,脸上的笑容竟是嚣张的过份,过分到圭一郎忍不住恼火,如往常般的执行职责去逮捕鲁邦红。


鲁邦红只是揶揄的笑了,手提着似乎是原来装糖果的南瓜灯,轻易的避开他攻击后飘忽而离开办公室。


圭一郎连忙追去,外头走廊一片漆黑,仅剩的是微弱的紧急照明提供给他方向——鲁邦红竟逃着甚快!南瓜灯竟那么遥远…




圭一郎仍然追下去。




漫漫长途,南瓜灯竟成了他所追逐的,这世界唯一的光。


这时候,他应查觉到不对劲,GSPO不止他一人在留守,还有若干警卫部的成员,但他没有感觉到。


直到他像是踩到陷阱般的跌落…




在他坠落的那刻,圭一郎竟看见他追逐的人面貌——




“Trick-or-treat!”




魁利正笑盈盈地对他开口,在他醒过来的那刻。


圭一郎愣愣的看他,手提着装满糖果的南瓜灯,打扮竟像那位红色快盗——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打扮成鲁邦红?圭一郎如此心想。




“你怎会在这?”他问。


“我让诺埃尔打给门口的警卫,让他们放我进来。”魁利的回答不出人意料。




南瓜灯正在魁利手中摇曳着,圭一郎突然笑了起来。




——已经不重要了,不论梦境还是鲁邦红。




寂寞的两人终于有机会待在一起。




从南瓜灯取出几颗糖,放入口中,甜腻腻的滋味散布开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味道,魁利说是透真最近开发出来的特制糖果,仅限于万圣节。


圭一郎放下不是紧急的工作,再吃下几颗糖,甜腻腻的滋味已不见,取代而之的是难以言喻的味道——魁利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说是不擅长做菜的初美花无意间做出的。




“那你的糖果呢?”




像滚珠似的,如玻璃糖剔透的糖果滚在圭一郎的工作桌,魁利的糖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一颗、两颗的滚来滚去,就像先前的糖果雨,掉落下来,不曾停歇。




圭一郎只抓住一颗。


吃下去,不是糖。




苦涩滋味,弥漫开来,最后还是有糖的甜蜜。


看来是一种包着苦衣的糖果,我不曾吃过。圭一郎想着,为何魁利会做出这种糖?




“魁利。”




南瓜灯内已空。


圭一郎看下沉默的魁利,开口说的不是他想问的。




你的糖果很好吃,他说。




“小圭。”




魁利喊了专属的昵称。


然后——




南瓜灯落地。




“Trick-or-treat!”




诺埃尔率领着一群同事闯入办公室,然后他们却错愕起来。


理应在办公的朝加圭一郎已不在现场,地上遗留着散落一地的糖果⋯⋯




以及,倾倒一旁的南瓜灯。




“这是恶作剧吗⋯⋯?”诺埃尔呢喃着。




无人解答。






最后。


两人还是回来了,只是没有任何意愿去回答他人的问题。


在万圣节的那天发生什么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完〉




查看全文

【征求画手书的画手】〔征求双红同好的画手〕

如题。

征求画手,能画手书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剪辑成影片。

手书内容请参考http://moon8207101993.lofter.com/post/1d8cbfef_12d69338(我的文)


占TAG致歉。

如果没办法弄成影片也没关系,我想要的仅是手书图。

查看全文

【轻微恶搞向】[夜朝]灰姑娘是快盗?!(大纲)

*童话世界梗,灰姑娘为主

*他们会折腾几次才会离开童话世界

*目前只是大纲



快盗警察们卷入僵格拉无意中造出来的童话世界,参考被他施法的倒霉人士们想法制造的。

魁利变成灰姑娘,碰到变成老鼠的透真。

商量过后,“灰姑娘”只能向星空祈求仙女下凡。


仙女登场了!竟是咲也。


咲也是仙女所以什么都知道。


他告诉他们,百合组分别是国王与王后。


而圭一郎却成了王子。


⋯⋯⋯⋯


折腾许久,因为仙女不是专业的。


另一方面,


国王与王后却在伤脑筋。


因为王子竟遭到诅咒而沉睡,需要仙女口中的“公主”解咒。


但,没有公主——就算有她们也不敢拉来给圭一郎解咒。


她们揍了仙女——咲也表示剧本是这样写的。


仙女手中有剧本,什么都写了但只有仙女看得懂。


索性,她们办场宴会拉人吧!这样魁利等人也能混进去。


老鼠终于变成人。


魁利只能穿着女装到宴会。


理所当然,仙女开口说能解咒的只有魁利。


但,魁利不是公主啊⋯⋯只能解一半。


解一半的圭一郎只能清醒一小时再沉睡一小时,不断地重复。


唯一的方法是让魁利变成邻国公主。


但邻国发生一件大事:

皇后竟是女巫,抢走了邻国国王的王位成为女王。


诺埃尔竟是女巫。


仙女开口说:只要这位女巫能承认魁利是公主,就能解咒。


他们只能千里迢迢来到邻国。


偏偏女巫却不见了,她出走去找改变性别的魔药——咲也没告诉他们诺埃尔是真的性转了。


就这样,再折腾许久。


终于找到诺埃尔(女),她坚持要找到魔药,不然不承认魁利是公主——后来,他们才知道她之所以会坚持是因为她不是普通的女巫,她是魅惑的女巫。


再度折腾许久。


诺埃尔(女)终于变成诺埃尔(男),女王变成国王,他才承认魁利是公主。


圭一郎终于解咒了——但,童话却没结束。


王子和公主必须要成婚。


但,婚礼真的只有仪式吗?仙女又开口⋯⋯


婚礼必须要真的全部进行下去。跟常人结婚日一样。


潜台词让所有人都听懂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仙女狂笑起来,他竟变成黑暗魔女,从一开始,咲也被僵格拉控制了,也是他暗中对圭一郎下诅咒。


僵格拉透过黑暗魔女之口告诉他们:

除了上述方法外,只有杀死魔女的方法能离开童话世界——但作为代价,咲也真的会死去。


他们只能这样进行下去⋯⋯

查看全文

【双红】微小说系列04

*為慶祝10/10的雙紅日

*發晚了請見諒




〈Adjust(適應)〉




「小圭,我愛你。」

朝加圭一郎適應了夜野魁利每天的告白,

實際他沒有。






〈Boredom(無聊)〉




夜野魁利無聊的蒐集跟巡邏一號相關的報導,

美其名曰「蒐集情報」。






〈Connivance(默許 / 縱容)〉




圭一郎口口聲聲說魁利不要再繼續叫他小圭,

但他們的好友們認為圭一郎正縱容魁利對他摟摟抱抱。






〈Despair (絕望)〉




絕望降臨於小圭/魁利在魁利/圭一郎面前死去的那刻。






〈Envy(羨慕)〉


魁利羨慕著警察們看過小圭性轉、女裝的模樣。



〈Faith(信任)〉




巡邏一號信任著魯邦紅能替他拯救其他人,

但魯邦紅卻想背叛信任,

因為他只想拯救巡邏一號。






〈Game(遊戲/比賽〉




魯邦紅和巡邏一號正進行著他們的遊戲,

輸了的人要乖乖躺著接受服侍。






〈Habit(習慣)〉




快盜們和警察們早已習慣魯邦紅和巡邏一號彼此的追逐。






〈Konwing(會意)〉




巡邏一號意識到魯邦紅的自毀傾向(欲自我犧牲),

他嘗試去抓住他。






〈Pride(驕傲)〉




巡邏一號決定要把魯邦紅的驕傲踩在腳底下,

魯邦紅決定遵從他想法躺在他腳底下。






〈Island (島)〉




兩人困在島上一起生活一段日子,

最後其他人發現之後歸來的兩人總是躺在一起。

查看全文

沙雕脑洞设定一则[双红]

*因为非常沙雕所以有可能不会成文

*当然我也有很多沙雕文和脑洞等若干

*提醒:此处僵格拉是人类,长相怎样请自行想像

*警告:地下界人士(全部)都不在好人范围内





穿着白西服,恍若翩然公子——

但他不是一般富家子弟,而是地下界知名的拍卖师。

然而,在某场宴会上,他却被某人杀害了。


“凶手是何人?”外表一本正经不适合地下界的〈侦探〉朝加圭一郎,受理这不能公开的谋杀案。


“事情变得更有趣起来——”传说大盗的后代,〈快盗〉夜野魁利,被受邀出席宴会,关注着侦探。


“快点解决这麻烦!”〈黑手党公主〉早见初美花,曾是被害人追求的对象,带些任性的指使。


“请尽早让初美花小姐脱离嫌疑。”〈财团大少爷〉阳川咲也,是初美花目前交往的对象,慎重的请托。


“我最恨的人是他⋯”〈宴会大厨&复仇者〉宵町透真呢喃,他未婚妻疑似被害人所杀害。


“我奉命负责监视他。”〈监视者&杀手〉明神司自述,她被某人派来执行任务。


“你们说我嫌疑大吗?”〈宴会主人&说书人〉高尾诺埃尔微笑地看某人。


“早点解决、早点结束。”〈黑手党Boss〉东古拉尼欧。


“遵命,Boss。”〈黑手党副手〉迪斯托拉。


“哟,你竟会来找我,大侦探先生。”〈毒医生〉歌修。





每个复杂的人与关系,经历其中的侦探先生该如何解决案件呢?


查看全文

【双红】微小说系列 03

*题目有网路上找来的,也有自创的






〈矛盾〉




魁利和鲁邦红是同一个人,但魁利爱上鲁邦红的敌人。


圭一郎和巡逻一号是同一个人,但圭一郎爱上巡逻一号的敌人。






〈最遥远的距离〉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魁利能靠近他,但鲁邦红却不能靠近他。


两者存在的差别是他与圭一郎之间中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朋友〉




魁利和圭一郎在所有的人们眼中,他们是朋友。


但,他们都知道彼此不是朋友。


他们是恋人。






〈瘾〉




一次次看着巡逻一号被他惹火,鲁邦红的笑声如此轻脆,咯咯笑了起来,任凭着他追逐上来,继续被他调侃与调戏。


这是他无法戒掉的瘾。







一次次被他惹火,巡逻一号依然如往常般追逐着红色快盗,然后继续被那人调侃或调戏,内心却暗暗愉悦那人眼中只有自己。


被鲁邦红注视,是巡逻一号无法戒掉的瘾。






〈Bad Ending〉




所有人都死去了,仅剩他们存活。


一个成功继承大怪盗的力量,成为永恒的红色快盗。


另一个也因为鲁邦力量影响,成为永远的红色骑士。


他们相爱,却因为死人而受到诅咒——永生。


永生于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所有人存活下来,只有他们死去。


一个死于使用力量毁灭僵格拉,是红色快盗。


另一个也死于消灭鲁邦力量时,是红色警察。


这是使用(消灭)力量的代价——彼此的生命。


死亡于他们两人诞生的世界。






〈凝结的时间〉




圭一郎始终没得从那凝结的时间拉回红色快盗。







魁利始终后悔于让红色警察的时间凝结于救他的那刻。






〈事实〉




快盗与警察一行人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红色快盗与红色警察深受彼此的影响。






〈金丝雀〉




圭一郎就算被囚禁,也不会是属于鲁邦红他的金丝雀。






〈时空穿越〉




为了挽回救他而死去的圭一郎,魁利使用鲁邦宝藏的力量逆转了时空,不断的穿越,不断的尝试救回他。


数次挽救,数次死亡,数次穿越,没有尽头。


——直到,魁利替圭一郎死去。







为了挽回救他而死去的魁利,圭一郎抢走鲁邦宝藏的力量逆转了时空,不断的穿越,不断的尝试救回他。


数次挽救,数次死亡,数次穿越,没有尽头。


——直到,他想替魁利死去的那刻,突然想起自己曾因此死去。




圭一郎选择在彼此死去的那刻,停止彼此的时间。


他们没有办法再穿越。


同时,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再看见他们。


他们只能穿越“他们时间停止”的时空。






〈欺瞒与信任〉




圭一郎信任着魁利,因为他爱他。


魁利欺瞒着圭一郎,因为他爱他。


他们的爱情跟“欺瞒与信任”同时存在着。

查看全文
© 骑士渡月 | Powered by LOFTER